主页
发现世界,留下回忆!
51旅游打卡-国内外旅游,目的地、美食打卡

北非第一强国,没钱了,“打折游”有陷阱

更新时间:2024-04-01

北非第一强国,没钱了,“打折游”有陷阱

3月6日,埃及央行突然宣布,将放开汇率管制、实行汇率市场化以缓解外汇困境,并上调利率600个基点。消息一出,埃镑应声暴跌,由1美元兑31埃镑贬值至1美元兑50埃镑,降幅将近40%。换算为人民币,则相当于每100埃镑从人民币23元断崖跌至15元,创下历史新低。

这已经是埃及两年来第四次官方汇率暴跌。在前三次,埃磅价值分别滑落14%、19%和17%,打破全球货币贬值速度纪录。接连的“雪崩”,引发埃及人对本币的信心坍塌,恐慌性抛售使1美元在黑市的兑换比达到有价无市的70埃磅以上。早在2023年10月,评级机构穆迪已将埃及的主权信用评级下调至“垃圾级”。

对比埃及国内对国运陷入绝望情绪,中国驴友们却被点燃了出游热情。利用不断拉大的汇率差赚“打折游”,刺激着年轻人亟待低成本攻略这个文明古国。

但在这个埃及经济剧烈动荡的当口,不假思索冲去旅游,真的是好时机吗?

北非第一强国,没钱了,“打折游”有陷阱

北非第一强国,没钱了

当下,埃及政府和人民,都陷入了左支右绌、囊中艰涩的窘境。埃及的四大外汇收入——侨汇、旅游、石油以及苏伊士运河的通行费,受全球局势影响,多项都出现了下滑。

首先是长期以来,埃及汇率走着“双轨道”——国家金融机构规定了官方汇率,但民间私下交易执行的则是黑市汇率,后者较前者高出了将近一倍。

根据一份记述作者亲身见闻的《埃及调查报告》,100美元按官方汇率换3000埃镑,但市场上就可兑到6000埃镑。巨大的套利空间,导致大量埃及海外侨民放弃以官方汇率进行汇款。2022/2023财年,埃及的侨汇收入因此下降了30%,只有220亿美元。

而近两年的美元加息,更致本就储备不足的埃及,因美元大量外泄而直接出现外汇枯竭。为获得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30亿的低息美元贷款以救急,埃及不得不饮鸩止渴,同意汇率自由波动,这才出现了本币跳水式贬值。

然后是邻国以色列和巴勒斯坦的战争引起连锁反应,导致胡塞武装封锁红海通向亚丁湾的出入口。也门和加沙问题经年累月,短期内难以看到好转迹象。愈演愈烈的红海危机,迫使日本三大航运公司日本邮船、商船三井和川崎汽船,以及地中海邮轮公司、德国赫伯罗特公司、丹麦马士基航运集团等国际航运大企业都暂停了“红海-地中海”的运输工作,不再行经埃及经济的“命根子”——苏伊士运河。

往年,仅仅是各国船队的过境费,就可占到埃及全国GDP的10%,通行费每年可带来上百亿美元的收入。但据苏伊士运河管理局的数据,到今年2月,通过苏伊士运河的船只数量,比平均水平低60%,通行费收入下降40%。

而旅游业也饱受疫情和周边局势动荡所牵连。据标准普尔全球评级预测,2024年埃及的旅游收入预计将较2023年下降10%至30%,可能导致该国外汇储备减少4%至11%,造成国内生产总值萎缩。

屋漏偏逢连夜雨。在外汇锐减的同时,需要花钱的窟窿却一个比一个大。

长期以来,作为阿拉伯世界人口最多的国家,埃及也是全球小麦进口最多的国家,粮食对外依赖度超过60%。其小麦来源,50%是俄罗斯、30%是乌克兰。

俄乌爆发战争后,两国为物资储备,大幅削减了粮食出口。雪上加霜的是,埃及迫于政治形势,还加入了制裁俄罗斯的队伍,在2023年9月取消与俄罗斯的小麦进口合同。后果可想而知:埃及陷入粮食危机,恶性通货膨胀值飙升,食品涨价一度高达73.6%。

此外,埃及还背负着高达1897亿美元的外债。2024~2026年,必须偿还的额度为756亿美元,仅今年即将到期偿付的外债便达到422.6亿美元。而2023年,埃及政府的总收入是2.1万亿埃及镑,按现在的汇率换算还不到400亿美元。

尽管美国俄克拉何马大学中东研究中心主任兰迪斯(Joshua M. Landis)作出乐观预期,认为埃及在地缘政治上“大而不能倒”,美国与IMF不会见死不救。但包括他在内的学者,国际评测机构,以及埃及国内经济官员,都对该国经济濒临破产的局势持不确定态度。

北非第一强国,没钱了,“打折游”有陷阱

北非第一强国,没钱了,“打折游”有陷阱

穷游天堂?

在这样的局势背景下,中国游客的乐观态度,自然形成了强烈反差。原因在于,随着埃镑持续贬值,人民币在当地的购买力有所增强。由此,国内社交媒体上,一个穷游的“天堂”被渲染出来。

“不止一个网友发私信询问我,带上500块钱去埃及,够吗?”但接受《凤凰网》采访的中国姑娘武月,呼吁跃跃欲试的网友保持理性冷静。她表示自己只是定居埃及,不是旅游中介,不愿煽动盲目的热情:“实事求是地讲,肯定是不行的。”

深圳一家国际旅行社的私人定制师Lucy在接受《潮新闻》采访时,虽然声称这一轮埃镑贬值带来的人民币变贵让旅游更划算了,却也不得不承认当地物价正与一路狂跌的汇率背道相驰,划出完全相反的飞速涨价曲线。

据央视新闻,当地时间3月10日,埃及中央公众动员与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显示,埃及2月年度通胀率上升至36%,较1月份的31.2%上升明显。该国年度城市消费者通胀率也出现显著上升,从1月的29.8%升至2月的35.7%,创历史新高。

埃及中央公众动员与统计局表示,通胀率上升的主要原因是重点行业价格的上涨。其中,肉类和家禽价格上涨25.0%,谷物和面包上涨14.2%,鱼类和海鲜上涨11.5%,鸡蛋和奶酪等乳制品上涨12.8%,油上涨14.1%,而食品和饮料价格同比涨幅则达到了50.9%。

而涉及国际贸易的物品更是以近十倍的速度在通货膨胀。据《中东观察》报道,东芝、Fresh等电器公司已经暂停销售3周时间,等待剧变的市场价格稳定下来再行定价。

对于这种混乱的局面,埃及巴拉卡银行首席经济学家穆娜·贝代尔评价认为,埃及央行将通胀控制在7%这一目标在年底很难实现。而所有乘火箭式上涨的成本,最终自然会转移到主要消费者游客的头上。

由于埃及经济低迷、创收维艰,当地的各行各业都抓紧了游客这根“救命稻草”,想办法多赚钱。目前看来,“跳涨”趋势已然形成。

据新华财经记者观察,在本次埃镑大幅贬值后,在原已严重通货膨胀的基础上,机票、酒店住宿费以及商场里部分商品的价格再次上涨。2月底3月初时,从上海经成都中转往返开罗的机票,大概只要3000元左右。到3月底,同一路线价格已经涨到了近5000元左右。

可见,欲从人民币汇率与当地物价的差额中获益,黄金窗口期正加速收窄,也许很快就会过去。而汇率套利的“大门”,也直接对游客关闭了。

原本,做过攻略的外国游客,可以与当地导游“斗智斗勇”,通过换民间汇率而非官方汇率,省下一笔开支。但放开汇率跟着市场走之后,官方与黑市之间的差距被拉平;加上近期埃及总理马德布利宣布,为恢复侨汇,着手整顿官方-黑市汇率差,套利的可能性不复存在。

无法利用人民币汇率来享受低消费的第三个原因,在于本地货币全民排斥、美元地位一骑绝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