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发现世界,留下回忆!
51旅游打卡-国内外旅游,目的地、美食打卡

《沙丘》背后的真实沙丘——欢迎实地参观

美国俄勒冈州中部辽阔的沙丘生态系统启发弗朗克·赫伯特创作1965年小说《沙丘》的主题。图源: CHRISTIAN HEEB, LAIF/REDUX

撰文:Zoe Baillargeon

长久以来,约旦瓦迪拉姆(Wadi Rum)和南非纳米布沙漠(Namib Desert)的标志性风景一直为人称道,被视作弗兰克·赫伯特(Frank Herbert)1965年科幻史诗《沙丘》(Dune)中的虚构星球厄拉科斯(Arrakis)的视觉灵感原型。然而,激发赫伯特想象的真实源头其实并不遥远——就在美国俄勒冈州多雾的沿海地带。

岬角岩石兀立,森林薄雾迷蒙,雨水永不止歇……比起厄拉科斯荒凉的沙漠景观,俄勒冈州的大部分特征神似迷人的海洋世界卡拉丹(Caladan)——厄崔迪家族(House Atreides)的起源地。而在中部海岸,等待我们的是一个全然不同的世界。

在弗洛伦斯(Florence)与北本德(North Bend)之间绵延着近64公里的沙丘,占地28平方公里。这些海拔152米的庞然大物作为127平方公里俄勒冈沙丘国家休闲区(Oregon Dunes National Recreation Area)的一部分受到保护。数百年来,流水与时速160公里的大风塑造了它们的形状,形成了北美洲最广阔的温带海岸沙丘。

然而,这些自然奇观正在消失。专家预测,50年后它们或许将不复存在。现在,让我们一起了解如何以负责任的方式游览这些景点,以及为了让子孙后代仍然保有它们,我们正在进行哪些保护工作。

科学,而非虚构

在18世纪与19世纪,当欧洲人开始在俄勒冈中部沿海定居,他们面临着一项重大挑战:沙丘的自然运动。沙子吞噬着马路、高速公路和房屋。

俄勒冈沙丘国家休闲区的约翰·德伦巴克小径(The John Dellenback Trail)让游客有机会看到沙子运动的自然过程。图源:PHIL SCHERMEISTER, NAT GEO IMAGE COLLECTION

“(定居者们)不认为沙丘存在价值,”沙丘专家、《俄勒冈沙丘的秘密》(Secrets of the Oregon Dunes)一书的作者蒂娜·帕夫利斯(Dina Pavlis)说,“他们认为这是一片荒地,是一个需要解决的问题。”

20世纪初,为防止沙丘流动,美国林业局开始在沙丘周围栽种柳树和欧洲滨草等外来入侵物种。欧洲滨草大获成功,其纵深茂密的根茎稳固了沙丘。随着20世纪30年代“大尘暴”(Dust Bowl)的肆虐,美国土壤保护局(美国农业部下属机构)开始介入,继续推行固沙与土地改造计划。

又过了几十年,记者弗兰克·赫伯特听闻了这项沙丘改造计划,他决定前往调查。1953年,赫伯特来到临近沙丘北部边缘的俄勒冈州弗洛伦斯镇开展研究,并撰写了一篇有关美国农业部项目的文章。尽管原本计划的《他们拦下了流动的沙子》(They Stopped the Moving Sands)一文不曾发表,但这次经历深刻地影响了赫伯特。

“我被沙丘迷住了,”赫伯特在1969年的一次采访中说,“沙丘就像一大片水域上的波浪……人们用对待流体的方式学着治理它们。”

该项目所在地经过恢复,已成为塔科马迪法恩斯角公园(Point Defiance Park)的沙丘半岛。而对于过去工程以及故乡华盛顿州塔科马的工业污染的记忆,都反映在了赫伯特巨作的世界框架、主题与情节中。

从征服到拯救

今天,对生态系统更深入的认识揭示了俄勒冈沙丘治理计划的缺陷。每年,开阔地带的沙子都会流失近1.5米,而它们的位置正被入侵物种取代,后者对本地动植物群造成了威胁。

俄勒冈沙丘恢复合作组织(Oregon Dunes Restoration Collaborative)由本地各类利益相关者组成,其中包括库斯、下昂夸和塞尤斯洛印第安部落联盟(Confederated Tribes of Coos, Lower Umpqua, and Siuslaw Indians),沙丘就位于他们祖先的土地上。该组织带头推进沙丘恢复工作。他们的方案分为三个部分,旨在保护仍然存留的健康区域,同时恢复整个区域的自然进程。

不过,在该地区,游客们仍然能够一瞥天然沙丘,例如环绕约翰·德伦巴克小径的那处风景。

“现在,还有一些瑰丽奇绝的地区待你前去打卡;在那里行走,就仿佛置身另一个星球。”帕夫利斯说。

弗洛伦斯周边的固沙工程开始于20世纪早期,先是种植柳树作为防风林,之后才开始使用滨草。图源:PHIL SCHERMEISTER, NAT GEO IMAGE COLLECTION

如何参观俄勒冈沙丘

《沙丘》的粉丝们十分幸运,不必先有飞船才能参观阿拉基斯的原型。俄勒冈沙丘国家休闲区白天开放,提供露营机会,修建了远足步道,配备了全地形交通工具和非公路车辆越野区,允许开展滑沙活动、观察野生动物及进行其他户外娱乐活动。沙丘地区虽然没有沙虫,但却是稀有的洪堡貂、雪鸻和数百种其他生物的家园。

游客们可以打卡南码头沙滩(South Jetty)与牧鹅场(Goosepasture)——赫伯特曾游览的地方——或前往弗洛伦斯的塞尤斯洛公共图书馆(Siuslaw Public Library)的沙丘阅览室,读一读作者的研究著作,看一看摄影作品还有电影《沙丘》的纪念品。

尽管《沙丘》成绩斐然,但这片地区并未收获太多游客。不过帕夫利斯说,情况或许会有所改变,特别是在新片《沙丘2》上映后。她说,随着更多人来到这里、走上曾启发赫伯特的一片片沙丘,沙丘的困境也会得到更多的关注,同时迎来更多的拯救行动,她对此满怀希望。

“总要有人讲述这个故事。”她说。

(译者:绿酒)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