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发现世界,留下回忆!
51旅游打卡-国内外旅游,目的地、美食打卡

周丹枫:郁达夫的浙江游记

郁达夫擅于写游记,在他的笔下,胜景似画。

“乡愁一动,就定下了归计。”这是郁达夫1932年8月在上海所写《钓台的春昼》中的一句话。1933年他举家迁往杭州,此后写了多篇浙江游记。

郁达夫擅于写游记,在他的笔下,胜景似画。他写诸暨的五泄:“一步一峰,一转一溪,山峰的尖削、奇特、深幽、灵巧,从我所经历过的山水比较起来,只有广东肇庆以西的诸峰岩,差能和它们比比,但秀丽怕还不及几分。”他笔下的玉皇山,气势非凡,灵动多姿:“登高一望,西北看得尽西湖的烟波云影,与夫围绕在湖上的一带山峰;西南是之江,叶叶风帆,有召之即来、挥之便去之势;向东展望海门,一点巽峰,两派潮路,气象更加雄伟……”他的游记,往往不只是写景,如写于1933年11月的《杭江小历纪程》,他在游诸暨苎萝山回程时吟有这样的诗句:“杀敌宗爷更激昂”。宗泽是宋代抗金名将,此时歌颂宗泽,绝非偶然,寄寓了他对“九一八”日寇侵占我东北的愤怒情绪,抒发了必须像宗泽抗金那样坚决抗日的爱国情怀。

郁达夫的可爱,尤其在于他的心和笔十分贴近贫苦百姓,《超山的梅花》中有这样几句对乡民体情入微的话:“所以超山一带的梅林,成千成万;由我们过路的外乡人看来,只以为是乡民趣味的高尚,个个都在学林和靖的终身不娶,殊不知实际上他们却是正在靠此而养活妻孥的哩!”

郁达夫这一时期写的游记,独树一帜,具有鲜明的个性和时代特征,深受读者欢迎和文艺界的好评。有人称他写的这些游记为现代文苑中的奇葩,我觉得并非溢美之词。(周丹枫)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