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发现世界,留下回忆!
51旅游打卡-国内外旅游,目的地、美食打卡

一桌子菜8个人拍,网红餐馆的“流水线博主”进退两难

“这个行业没有盼头。”

老Y经过深思熟虑,决定放弃本地探店博主的赛道——尽管,此时他的账号已经盈利,一条视频的报价甚至超过太原同行十几倍。

在老Y眼里,如今的本地中小探店博主们都处于短视频生态链的底层。“粉丝少,报价低,干的活千篇一律,和街边派单的临时工没两样”。

事实也确实如此。在各大短视频平台的竞争下,位于腰部的本地生活博主面临竞争激烈,他们大多只能从MCN手里收到派单,客户也不会直接和他们沟通,得到的收入经过平台、MCN等多环节的“克扣”后已所剩无多。

“一顿饭,几个本地的小博主轮流拍,和流水线一样,最后拿个日结工资走人”,老Y说道。

对于普通消费者来说也是如此。我们以为躲过了街边陌生人递来的纸质传单,但却无法躲过各个平台轮番“轰炸”的探店广告——这些派单员只不过从线下走到了线上。

带着对本地探店博主职业的好奇,本期显微故事走进了他们。在他们的故事里,我们看到了这份职业残忍的一面:

因受限于地域,大部分的本地探店博主,必须沦为“网络派单员”,想破局难上加难。

以下是关于他们的真实故事:

01

流水线上的本地探店博主

在决定注销自己的账号前,老Y曾尝试过转卖账号。

他的账号还算“优质”:1.5万粉丝,其中70%是太原本地的精准用户,第二个视频就有上百万播放。此外,大部分视频都是4K画质,一条视频广告报价能达到3000元,远超当地同粉丝量博主单条视频200元的报价。

图 | 注销账号前,老Y的账号数据

然而,市场却不认可他账号的价值。老Y问了一圈,大部分机构给出的收购价是200元,最高不超过500元。

老Y心灰意冷,“毕竟是自己干了那么久的事业,没想到到头来连千元都不值”。

与其收下这“屈辱”的几百元收购费,不如潇洒点自己注销。于是老Y询价后当即注销账号,决定转行。

“这就是本地探店类账号的市场价格,如果你只是一个中小腰部博主,趁早走了,这行没什么前途了”,老Y说道。

老Y是2023年7月开始在山西太原做本地生活探店的,从注册到注销,前后不过5个月时间,这期间老Y看尽了这行的“门门道道”,还有隐藏在背后的心酸。

由于本地生活探店博主的入门门槛低,所以成为很多当地宝妈和在线学生创业的首选。但由于缺少平台扶持,个人能力有限,大多博主的粉丝量很难过万,只能处于行业最底层,也备受商户“歧视”。

老Y曾见过一个商家,将同一顿饭菜提供给7~8位不同博主拍摄。为保证视频效果,商家规定每个博主只能试吃一个菜,然后用提供的话术来夸奖口味。

面对强势商家,博主们没有其他选择,坐在了桌边,举起手机开始“幻想”这桌食物的味道。

还有些商户会和博主签订“对赌”协议:在不给探店博主任何费用的情况下,让博主挂上商户的链接,根据订单成交额返现。

举个例子,标价为19.9元的套餐,博主仅能拿到几分钱的佣金。“和流水线上的工人一样,这是个不折不扣的‘计件结算’的工作”,老Y说道。

图 | 探店时老Y拍摄的美食

“和我们在街上看到的那些发传单的兼职一样”,老Y这么形容当下的本地生活探店博主,“我们就是网络派单员,发视频赚吆喝,拿点日结工资就走人”。

然而,这些“发传单的人”根本不清楚自己发的是什么,同样,也没人会多看他们的视频几秒。

能和商户直接签约还算是“比较幸运的情况”,大部分时候,博主们甚至和商户谈判的权利都没有,必须从MCN机构那边拿单。

由于腰尾部探店博主数量繁多,大多商户为了减少筛选成本,会直接找到相应的MCN机构合作,由机构根据商户需求挑选博主。

“如果遇到比较抠门的机构,那你就惨了”,老Y解释,有些机构给的钱不多,但要求却十分苛刻,比如要求你三天内就发布视频,同步一定数量的平台,同时保障“看起来很难达到的阅读量和互动量”。

如此要求之下,博主们得到的报酬只有不到百元,还有些就是“赏一顿霸王餐”。“你还要像个专业的乙方公司一样,一次次接受他改稿的需求,熬夜就是换一顿饭,太没尊严”,老Y说道。

在杭州做本地生活探店的博主“阿俊小饭桶”也有这样的感受。“你以为做博主时间灵活和自由,但其实根本没有收入保障,还时刻被‘剥削’”。

“阿俊小饭桶”在某视频平台上有2.5万粉丝,平均三天更新一次,“做了博主之后,经常忙到凌晨两三点才能睡觉”。

图 | 凌晨还在熬夜剪片子的博主“阿俊小饭桶”

BORw0KGgoAAA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