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发现世界,留下回忆!
51旅游打卡-国内外旅游,目的地、美食打卡

巴黎,因为奥运(7):罢工,总要罢工;抱怨,一直抱怨

巴黎奥运会,四个月之遥。4月16日,巴黎时间倒计时100天,圣火火种在希腊圣地采集,奥运大幕也就此徐徐打开了。因循规划,巴黎一步一脚印,常有鼓舞人心的消息传向四方。但是,毕竟是巴黎奥运,被英国报章描绘为“世界上抱怨现实大赛绝对金牌拥有者”的法国人当然会有本色表现的。法国总劳工联盟(CGT)总秘书长索菲娅·比内女士最近再次警告法国政府,若想奥运成功,那就请采取紧急有效措施,否则不仅是巴黎乃至法国全境都会在奥运期间迎来一场罢工风暴,绝无戏言。

法国人不仅惯于抱怨,罢工更是绝不含糊。CGT作为法国第一大劳工组织,深深根植于社会公共服务领域,罢工一旦成真,奥运期间巴黎医院都有可能停止运营,这岂不是要了人命嘛。CGT发声过后几小时,法国第二大劳工组织——公共事务部门青年会遥相呼应,发布了更令人忧心的行动令,如果条件得不到满足,将罢工直至残奥会闭幕的那一天,不惜代价,一副狠心要把事情做绝的姿态。此刻,唯一的好消息是第三大和第四大劳工组织表示,尚无行动计划。

世人基本上都有个模糊印象,去年一股强劲的罢工潮曾席卷法国全境,政府因调整退休年龄遭致不满和暴击,法国在不安中战栗。近来,罢工潮又应声而起,教师和警务人员纷纷行动,农民伯伯的抗议则更具超大型行为艺术的样态。就在二月份,管理埃菲尔铁塔的工作人员足足罢工超过了一周时间,这可让那些千万里奔到花都想攀上铁塔的四海游客只能仰望蓝天,苦涩地耸耸肩,只好下一次再结缘吧,想不到法国人罢工可以如此稳准狠。埃菲尔铁塔贵为巴黎乃至法国象征,全年开放午休,游客必到之所在,管理工作人员此番罢工其实也并非只为个人冷暖,据说逼迫政府加大了对于铁塔修缮的投入力度,造福大众。

总之,罢工在法国还算灵验,此次发出罢工预警,比内女士底气十足,六月至九月奥运时段,法国预计将涌入近1600万外国游客,社会公共服务压力剧增,从业者将被迫延长工作时间,推迟度假,无暇照顾暑假中的孩子。一句话,政府的诚意在哪里?

上个月,巴黎奥组委主席埃斯坦盖曾警告CGT切莫“毁了奥运会”,从二月份开始CGT就驱动巴黎公交公司逐步展开为期七个月的超长罢工,意在与政府博弈,为公交系统员工获得更多的奥运补贴。此前,警务人员罢工有效,政府已经明确表示,奥运补助是有的,人均1900欧元。人命关天,一旦医院罢工,不仅是奥运会,巴黎都将命悬一线,CGT对此的回复是,罢工不仅是为了收入,更为拯救糟糕的医院状况,医务人员不应该无限度地付出,政府应该为医院补充人力和医疗资源,数年疫情让法国医疗体系处于透支状况。

都说法国人假期多,罢工多,险情之下,政府总能找到应对之策,闯过难关。公共事务部部长古里尼自然要挺身而出,他在电视节目里首先呼吁,“全法国都不希望罢工发生。”国际奥委会协调委员会在被问及罢工威胁时,表现出了甚是超脱的镇定,“不担心,对话一直在进行。”古里尼深知此时要稳住,先要深明大义,“奥运当是法国的成功时刻,政府定会给出最优的解决方案与社会保障。”进而谴责劳工组织言行不当,不该未在与政府充分沟通过后就在公众面前轻言罢工,后续沟通必须即刻展开。马克龙也早就有言在先,奥运会可是国之骄傲,国民理应享受其间,成为志愿者才算正途。据说,有45万法国人报名参加3万个奥运志愿者的选拔。

以上姿态当然不能迅疾解除罢工带来的焦虑,古里尼也知道必须尽早做出最实惠的承诺,稳住劳工大众。法国公共事务部早有规划,会根据奥运会期间的实际付出,给予公共事务从业者500、1000和1500欧元的补贴,警务人员肩负使命特殊,会有特殊考量。奥运期间,预计超过1万名公务员将获得政府补贴,有孩家庭还会获得相应补助,独生子350欧元,多孩儿家庭每个小朋友250欧元。奥运适逢暑假,原本法国人纷纷选择此时休假,陪伴孩子四下度假,如今假期预计泡汤,大人上班,无暇照顾小朋友,政府准备在巴黎临时开放1000个托儿所,让公务员安心上班服务奥运。为了法国,这一次请千万别罢工!

法国举国上下大概率会在奥运期间的罢工博弈上达成共识,政府让步,补偿及时,谁都愿意饶奥运一命,闹大了谁都不好看,搞不好会留下骂名的。除去罢工恐惧之外,奥运迫近,兴奋与焦虑,奔赴与逃离,各式各样也交织在一起,有人全身心拥抱,有人则唯恐避之不及。以上情状大约可以归为奥运综合症,不过此番轮到了“光之城”巴黎,此前伦敦、里约、东京都该感同身受。

当下身处巴黎,走进地铁站,一定可见一则政府规劝像广告悬于壁上,一女子端坐桌前,操控电脑,配以文字大约是,奥运期间,何不居家办公?熟悉感扑面而来,少出门便是支持奥运,不给组织添麻烦。官方估计从六月底到九月初,预计会有超过1500万游客涌入法国,目标巴黎,原本就是世界第一旅游目的地城市,奥运之年里热潮必将接近沸点。作为巴黎的一份子,悲喜交加,酷暑之时,人多城市燥,出行困难多,物价起高楼,最本能反应便是早早奔出去,不赶这热闹,找个清净所在。公共交通、住店吃饭、租房打尖,通通都会价格飙升,巴黎人有的乐于将自家住房出租,赚上一票,但有些成本却是从天而降,比如如果你恰好住在巴黎北城圣丹尼斯,恰好有毗邻运动员村,恰好贵宝地又是关键道路,那政府会要求你自掏腰包装饰一下住房外立面,“巴黎欢迎你!你我都有责嘛。”巴黎人对此观感极度不佳,脆弱神经极易将其理解为“奥林匹克封城“。

法国人从来都是个性鲜明的一群,在英国眼中他们可是“世界抱怨大赛的绝对金牌得主”,即便是举国盛事奥运会也会引来抗议声浪,虽然游行示威中标语旗帜挺刺眼,但公众也都不往心里去,街头行动时常会有,口号震天,其实丝毫伤不倒奥运的。法语中这一届奥运会会被缩写为“JO 2024“,反奥运一派生生造出一词”JO-bashing“鼓噪,可以调侃地译为”奥运骂不停“。

巴黎奥运会自我追求是“更开放”,尽力包容斑斓多样性,大风大浪见多了,个把抗议外加罢工威胁,大约都是过眼云烟。虽然大家都在抱怨奥运门票不便宜,买起来手续有些烦,但是法国人会买走800万张赛事门票中的五分之一强,算是共襄盛举了。长期观察奥运城市情绪走向的专家们对巴黎罹患的奥运综合症并不忧虑,以他们之见,只要奥运开幕式在塞纳河上徐徐绽放,巴黎被世界所瞩目,法国奥运军团再连战连捷,那民众感受自然会大体良好,甚至让这座”光之城“熠熠生辉的。2012年的伦敦便好有一比,各种组织与势力的非议与责难虽然绵绵不绝,但最终基本上收获了所谓的无与伦比。法国人唯一气短的是,自家奥运健儿比不上大不列颠奥运代表团当年的本土表现。

客观而言,若将2017年巴黎初获奥运承办权时的社会整体氛围与当下做个比较,无论是公众感受还是专家测算,都有些负面倾向,不是那般提振人心。想当年,恰是马克龙执政之初,一届奥运会给巴黎乃至法国无限可能性的遐思。可是如今社会现实严酷,不断地街头运动释放着民众不满,恐袭造成公众的心理隐痛长久难愈,俄乌战争也正在渐渐将法国拖入其中。

巴黎办奥运会的愿景不俗,希望可以成为奥运史上最绿色、投入最克制、立意最高远的一届奥运会,即便如此承办预算也难保不被突破,隐形的基础建设投入依旧不少。原本想借助奥运之机,清亮塞纳河,让这条巴黎母亲河百年之后重新可以接纳公众碧波斩浪,但如今已是春日时节,改造工程还未按期达标,压力不小。开幕式的挑战世人可见,空前的开放性会让更多人融入奥林匹克盛典,但安保压力足以吞噬掉所有的坚韧与耐心,法国人要撑到最后一刻。虽然问题多多,抱怨不绝于耳,但法国人心里清楚,他们的之所以喜好抱怨,皆是因为抱怨之后,结果总是不差,至少抱怨让政府不敢丝毫大意吧。

相关阅读